沉沂的涂鸦小号,只放凹凸相关,请不要喊错人……
卡厨金厨卡ALL all金all,抱紧金不放手
主食双安 金凯 金丹 嘉金嘉 卡艾 雷王星兄弟
是个攻厨和双担
不吃 安艾 凯柠 卡埃

【金凯】16:53

校园paro

OOC
金凯初三同班生
*双安有       



转眼之间便是夏天了,六月的太阳热辣地宛如已经入暑。虽然气温提早地上升了,但是今年的蝉却是意外地迟了到,让树林之间只有枝叶的合奏而没有鸟虫的共鸣。凯莉撩了撩脸颊旁长长的鬓角,紧紧蹙了蹙眉。天气太热了,这头发散着有点就有点不合宜了,但是她忘带了发圈,也只能暂时再忍忍,等到午间下了课再去食堂旁的小卖部买临时应付的。

虽然没有了玩头发的性质,但是别的玩具还在。凯莉转了转头,望向了自己的右侧,那个位置有点空荡荡的,大型的金毛犬惯例地迟到了。看着一片干净的桌子,凯莉叹了一口气,拿出了一支黑色的笔面无表情地对着金的桌子涂鸦了起来。

一节课过去了,在第二节课的上课铃声快响起的几分钟前,熟悉的脚步声终于哒哒地步入了教室。凯莉挑眉抬头。不出意外地看到金一手抓着单肩包一手拽着没吃完的早餐冲着她狂奔了过来。

“凯莉——!早上好!”
“不早了哦,呆子。今天也是睡过了头?”

金瞥了凯莉一眼,看也没看位子就喘着粗气坐了下去。今天的他少见地没有直接气都没匀就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等到在桌子上趴着养足了精神才抬起了头。“不是啊,是因为别的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转头看凯莉,眼睛看着黑板,眼神有点飘忽。凯莉托着下巴看着金目不斜视的样子,在心中嗤笑了一记,却还是轻轻地放过了。“难得嘛,这么说你本来不会迟到的?”

“……也许也不会。”

看到老师进了教室,金甩了甩头拿下了帽子,开始了一周一次的长眠过程。这节课的老师特别水,一般到了教室就是让大家自由活动,所以班里的人都喜欢拿这节课补眠。凯莉有点失落地看着金趴了下去,耸了耸肩,转头拿出了手机玩了起来。她身侧的窗开着,迎着风悠悠地吹进了栀子花的香味,那味道清而甜,撩拨得让她觉得全身不舒服。本来旁边的呆子睡了,她实在也不想发出什么太大的声音,但是这刻实在是有点忍不下去了。凯莉挪了挪位子,抬手半站了起来打算关上半扇窗,海拔的增高让她的视野开阔了很多,眼神只是不经意地略过,却还是看到了有趣的东西。

那株枝繁叶茂的桂花树下,高中部的知名人士安迷修被另外一名知名人士安莉洁按在了树干上,两个人正在接吻。安迷修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涨红了脸,却是不敢反抗,任着蓝发的女孩绕上了脖子,许久以后才颤抖着手抱了上去。

哦豁。这纪检委员是从了副会长么,不可思议啊。

凯莉在内心吐槽了一句,面不改色地坐了下去。本来被风吹得纷乱的心却是因为刚才的一幕变得更加乱了。右边让她心烦意乱的一半祸首却还在自顾自地酣睡着,凯莉咬了咬牙,又瞥了金毛一眼,最后还是忍了下去。

等你醒了再算账。

熟练地把心情不好的原因算到了金的头上,凯莉总算感觉心头的郁气少了不少。再次玩了会手机,她还是忍不住回头望向了金。

金还在睡觉,这是他比较少见的安静的时候。闭上了聒噪而喧哗的嘴,他整个人的热度便下降了不少,从热情的小太阳变成了一缕清淡而柔和的阳光。金长得不差,或者说他家的基因一直很好,所以连带着他也仪表堂堂。他的鼻梁高而挺,眉梢上挑,眼睛闭上了,睫毛显得更加地长。嘴唇不厚不薄,是很健康的红色,显得皮肤更加的白。因为刚刚移动了窗户,阳光漏出了一缕打在了他的脸侧,让他原本就灿烂的金发看上去就像在发光。

如果这个世界是神话,这家伙怕不就是太阳神的化身。

凯莉伸出手拨了一下金脸侧的碎发,垂下了眼神。明明是一个傻乎乎的家伙,长得那么风流倜傥干什么,怕不是招蜂引蝶还不自知。偏偏这家伙还天真到可怕,总是一副你们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的样子,让人没有办法放下不管。

“凯莉?”

不过是发呆了一刻,回过神来温热的呼吸已经喷在了手上。凯莉回过头,看到金已经抬起了头,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抓住了她原本摸着他头发的手。蓝色的犹如天空一般的眼睛灼灼地锁定着她,一时间仿佛眼里只有她一人。

“干嘛?”凯莉笑了笑,不顾金的反抗硬生生收回了自己的手。“我可不是你妈,抱着我的手也不会给你奖励的哦。”

今天的金很奇怪。

凯莉瞥了一眼挂在黑板前的钟表,离午休只有十分半了,本来是打算磨着时间陪着这金毛,但是现在实在是太烦躁了,还是放弃了吧。转过头,那金色的脑袋却还在执着地盯着她。

“我走了。”

凯莉捻了捻头发,一甩发尾扬起下巴就走出了教室,快步走到了走廊以后才猛地停了下来,背后并没有以往一贯的跟上来的喧杂。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凯莉握紧了拳头砸了一下墙壁。

“混蛋。”

凯莉一天都没主动和金说话。她攒着自己也不清楚的怒气,撇着头,只肯用余光扫过右面。金反常依旧,不但没和紫堂一起出去浪荡,也没有去高中部找格瑞,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用一种快溢出来的喜意盯着自己的手机,仿佛什么再开心的东西存在里面。

用着一种又憧憬又安静的态度的金,也很让凯莉陌生。

好不容易熬到了快放学的时间,凯莉也感觉自己已经站在了理智的边缘,因为太过于生气太阳穴都被紧绷到发痛。在下午的第六次看钟以后,她终于放弃了挣扎,一把捞过了自己的包站起就打算回家。

“凯莉!!”

在转角的时候,被一双发烫的手抓住了。凯莉抿紧了嘴唇,瞪视着回头,看到金露出了一副哀求的眼神望着她,歪着眉头,柔和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凯莉,求求你了,就呆到放学就好……”他的声音也可怜巴巴的,但是该死地透着一股子熟稔一定不是她的错觉。

虽然很想询问原因,但是总感觉开了口就输了。凯莉一把把包对着金的脸扔了过去,抱着胸坐了回去。

铃声很快就响了,凯莉闭着眼睛听着教室的人渐渐远去,最后安静地仿佛一个人也没有,周围只剩下很遥远的窗外时而传来的嬉闹声,和走廊里不停地随机出现的下楼声。难道这家伙也走了?这么想着她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放大版的脸。

“……金,你想吓死我么。我的心脏都差点被你吓出来了。”

平缓了一下呼吸,凯莉一把推开了金的脸,插着腰居高而下地看着半坐在了地上的金。“再不说你要我留下来干什么我就走了啊?而且——作为耍我的代价,我一周都不会理你和你玩的。”

夕阳从背后的窗打过来,打在眼前的少年面前,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色,他的白色衬衫因为风而慢慢地浮动着。他什么都没说,撇着嘴,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在那个黑色的包里翻找了好久,最后掏出了一个绸缎面料的红色小盒和一封白色的信。

“因为……姐姐说,告白要有凭证,最好是落得一些可以被女孩子抓住的证据,所以我就回去很努力地写了。”

他的脸有点发红,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天气,还是因为情绪。因为紧张他不停地揉捏着衬衫的衣角,最后放弃了一甩手,把两个东西凑到了凯莉面前。

“凯莉!我喜欢你!我想要和你交往!”

“……”


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反应,金忐忑地偷偷抬起头,往上看到了凯莉靠在了桌子上,两只手捂住了嘴,满脸布满了红晕。看到他看了过来眼睛一眯就踹了过来。

“啊!!”

下意识地叫了出来,但是喊出了声才发现其实一点都不痛,金睁开眼睛看到凯莉坐在了桌子上,不知何时已经拆开了信,脸上是他熟悉的嘲讽的表情:“你是傻瓜么,这就是你的情书?”

白色的信纸被展开,上面写满的全是我喜欢你,除此以外竟是什么都没有了。凯莉摩挲了一下信纸,表情有点酸涩有点开心:“要是这样的情书这样的告白就答应你了,我总觉得我非常吃亏啊。不如说……吃亏爆了。赔本生意。”余光扫过去,金色的大型犬已经泄气了,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光彩,只剩下那双眼睛依然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不过反正我也早就亏了,也不差这一点。不过——”

摸着下巴看着金毛犬瞬间竖起的尾巴,凯莉笑着摇了摇手指:

“作为补偿,你要和我定下不平等协议哦?我喊你你就必须到,迟到就要陪我去逛街。我要你买的东西绝对不可以弄错,买错了我就让你一个星期都看不到我。如果我约你……”

“我同意!!”

“……”

“什么条件我都同意!!凯莉!你肯同意我真的好高兴……我超级超级高兴啊,我都不知道,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金发的少年垂着头,双手绞在一起,然后猛地抬头望向了凯莉。

“所以!!凯莉你太好了!!!”

“?!?金!!!你给我放手?!!不要我没有允许就抱上来!你是狗么?!!”

手慌脚乱地试图躲开金的拥抱,最后却还是妥协在了少年的热情里,凯莉在空暇里望向金的脸,那双蓝色的眼睛笑得弯弯的,里面全是她。

“算了……”

反正这样的也不坏。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