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小号,只放凹凸相关
卡厨金厨卡ALL all金all,抱紧金不放手
主食双安 金凯 金丹 嘉金嘉 卡艾 雷王星兄弟
是个攻厨和双担
不吃 安艾 凯柠 卡埃

苍穹之下

玄幻paro

主金凯,副双安

随缘更新,未完


“凯莉,还没有好么?”
“没有。”


黑发的魔女抬了抬下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腿上的金毛,有点烦躁地咂了咂舌: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去靠近那个蓝发女人所在的教堂,你不听的后果就是这样,怪不了谁。”


一边念叨着,魔女一边不忘把纤细的手指按在了金毛的头上,一道道浮空半透明的咒文从指下生成,围绕成圈,悬浮在金毛的周边。金抬头看了一眼,隐约认出是治疗符咒的第三段,顿时他那双像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他原先想要撑起身,但是不知为何却在半道又松了下去,转为翻了个身,仰天望向了上头魔女的脸。


“我觉得她不是坏人。”
“呵。”


金毛犬的说法明显地让黑发的魔女感到了不快,凯莉一下撤回了咒文,推了一把赖在她腿上的少年:“那你就找她治疗去吧,来我这干什么。”虽然只是停止了治疗,语气也很是平静,但是金明白这只是暴风雨前海面的假象。在那黑色的帽沿下,凯丽那双与他一样蓝色的眼睛里一定已经盛满了波浪。


如果说错了话一定会被毫不留情地杀掉。就像在雨夜里没有声息就被海浪打翻吞没的船。金撇了撇嘴,望向了凯莉的方向。黑发的魔女双手抱胸,微微低着头正在抬眼看他。宽阔的帽沿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留下一只有着仿佛刚打磨过的刀片一样冷冽眼神的眼睛。凯莉用这副模样吓走过很多人,却总是对一个人没有任何的效用。金望了魔女一眼,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又像是牛皮糖一样地粘了上去。


“凯莉!你最好了,就差一点点了帮帮我嘛!”

炙热的呼吸扑在微凉的皮肤上,凯莉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却是引得少年更加地向前。他两手抱住了她的腰,整个人都贴在了她身上,微翘的发随着动作扫过她暴露在在的脖颈,让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不要蹭!再蹭你就这辈子都别想让我帮你!”

紧皱着眉头,高抬着下巴的黑发魔女用余光扫过紧紧搂着她的少年,嘴角未扬。

“傻瓜龙。”






是的,金是一匹龙。是那个在这个世界上站在顶端,掌握着庞大的魔力,拥有着庞硕的身躯,有着绝对性的战斗力的那个传说中的物种。


但是同时他还是一个孩子。他是一匹幼龙,涉世不深,空有力量和血脉却并不懂得掌握。如果不是因为龙语魔法是直接铭刻在巨龙血液里的教学,他怕是连个火球都不知道放。凯莉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敌人夹击到了连人形都维持不了。


凯莉是为了材料才会去那个峡谷的,老实说当她闯进那个施暴现场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转头走人。但是这条龙的眼神让她停下了脚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用这种眼神看过她了。充满信任,希望,满腔的期盼。这种美好的感情像火星,淬进她的眼睛,让她感觉心血上涌。


好想,毁掉。


所以凯莉走了上去,无视了周边残留的渣滓的警告,伸手摸了摸那头金龙的头。


“你是在和我求救,对吧?”


逆着光的少女的笑容纯洁到仿若从未接触过尘世,然而脑中同时运转的念头却是和脸上的表情背道而驰。龙鳞龙血龙筋龙息,虽然这头龙没死有点可惜,但是这些不依然是可循环利用资源。怎么想这次出手都是大血赚,稳赢不赔。


然而这次凯莉却是没想到,这头龙会天真到这种程度。


她向来肆意妄为,看到想要的抢,看到想毁掉的就玩弄到尽兴然后砸坏,与人结仇算是再理所当然不过。早在十几年前就早就臭名远扬,魔女之名提起就让人色变,视她为眼中钉想要除之后快的正义之士没有一打也有一排。救了这条龙,为了保险她在疗伤的时候就下了限制法阵,本以为怎么着都是保险了,却没想到这条龙暴走的时候轻轻松松就炸开了她的禁制。


为了救她。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本来在找茬的冲上门的时候,她自信满满觉得毫无意外,却没想到对方算准了时机,真的把她杀了个措手不及。迎面的是遏抑魔力的寒心草粉末,随即而来的是禁魔法阵,算算用上的钱,她自己都气得想笑。一排站在暗处的圣骑士更是让她觉得自己的身价涨了不少,她自认虽然喜欢惹是生非,却从不会招惹自己会栽的存在。这次的仗势实在是超出所料。


对面褐发的骑士长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把她架进了融了秘银的囚车之中。摸了一把金属的牢笼,凯莉索性流彻底放弃了挣扎,转头和骑士长套起了话:


“哟,安迷修。这次让你都出动的理由的是什么?我自认自己没有触碰过神殿的底线吧?”

如果自己回去晚了,天知道那头蠢龙会不会傻到连饭都不按时吃。偏偏自己又忘了告诉他钱放在哪里,到时候怕不是要把他饿坏。


褐发的骑士面对她的问话微微苦笑,沉思了本分钟却是给出了一个凯莉觉得有几分意外又合理极了的理由。


“是鬼天盟的盟主,他资助了神殿一笔钱,条件就是逮捕凯莉小姐你。凯莉小姐,你不用太慌张的,我们并不会真的对你做什么,但是一定时间的自由可能无法给你了。”

“时间是?”

“五年。”


然而根本就不用五年,只是三天,那头傻龙就从天而降,落在囚禁着她的那座建筑的庭院,落在她的面前。他明明一向找不到方向,最擅长迷路,却是不知道怎么的找到了她的位置,竟然是分毫不差。


“凯莉!”


明明只是纤弱少年的样子,却是一脚踩碎了她之前怎么都没解开的魔法障壁。看到障壁自带的法阵发动,金色的闪电落在了金的身上,凯莉气得咬牙切齿:


“你是傻子么?!有办法踩碎就想办法躲开那攻击法术啊?!”

“可是……”

金色的少年背着光发着光,蓝色的眼睛里浅浅地折射出一个黑色的魔女:

“我等不及了。凯莉……我好想你。”


一瞬间凯莉说不出话。金微微撇着嘴,神情看上去有点委屈,低着头走上前来扯她的袖子,凯莉听到自己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可不是好人哦,金。”

“你是。”

“我会被抓到这里来就是因为我不是好人。”

“你是,你对我好,所以凯莉你就是好人。”

这什么歪理。








实际上当时凯莉并没有直接走过去。


金也没有。

他的口气一如既往得孩子气,却是少见地站在原地,没有向她的方向走过去。这让凯莉有点彷徨,金发的少年一反往常地站在原地,站在那白得刺眼的光之下,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要融化在了那光线之中了。他不开口的时候看上去就极为陌生,让人心里发慌。


“金!”

她忍不住又喊了一声,似乎是才听到她的声音一样,金一下子抬起了头:

“凯莉!”

那双微微上挑的眼睛弯了下去,笑意溢出,凯莉松了一口气,正要往前拉住他的手,却是被不远处忽然出现的呼喊声给打断了。


“金。”

凯莉回头,看到一个蓝发白裙的女孩子静静地站在那里,表情和刚才的金极为相似,嘴角没有任何一丝扬起,眼神冷漠而飘忽,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蓝发的女孩喊了一声以后便没有管凯莉开始紧紧皱起的眉头,自顾自地走了过来。


“你是谁?”

本来以为两个人是熟人,凯莉本来有点生气,没想到等蓝发女孩走到了面前,金却是扶了扶额头对着对方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眼神。刚刚浮到心口的棉花迅速地融化,凯莉抱住肩膀,对着蓝发的少女露出满是兴味的笑容:


“是什么新的碰瓷活动么?事先声明,这个傻子虽然傻,也是我罩着的,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最好不要找他。”

女孩瞥了凯莉一眼,却是什么都没说,直直望向金的方向:

“你是被选中的人,现在却偏离了轨道。你应该回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


凯莉莫名其妙地望了蓝发少女一眼,回头看金,正好看到金也一脸迷茫地转头看过来。金的表情给凯莉加了一点底气,她皱了皱眉正打算开口,意料外的声音却又再次响了起来。


“安莉洁!”

脱下了铠甲的骑士长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刚才蓝发少女出现的方向,在往他们的方向望了一眼,看到了蓝发少女以后明显露出了一个放下心的表情,小跑着跑了过来。

“安迷修。”

安莉洁眨了眨眼睛,转过身对他扯出一个笑容。



“woc她会笑的啊。”

凯莉感觉耳边一痒,转头一看金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她旁边,现在一副贼兮兮的样子靠在她肩膀旁边,看到她看过来,挑了挑眉冲她挤了个wink。

“……是啊,真让人意外。”


褐发的骑士长站在安莉洁的身前,张嘴似乎想要说教,却是在看到金凯两人的时候忽然住了口,一改刚才熟稔的样子,微微摆起了架子。

“圣女大人,下次请不要擅自离开祈祷堂了,你知不道我听到你消失的消息吓到差点心脏都要猝停了。”

“你不会。安迷修,叫我的名字。”

蓝发少女明显地无视了骑士长特意摆出的架子,表情不变地上前牵住了他的手。凯莉略带着几分玩味地看着骑士长本来若无其事地被牵住了手,然后在目光转到她和金的一瞬间又像是被烫到一样地迅速抽了出去,然后安莉洁又再次牵了上去。


“骑士长大人?”

怀着恶意,凯莉喊了安迷修一声,不出意料地看到安迷修再次把手抽了出来。而安莉洁则是在皱了皱眉头以后,回头望了她一眼,又转头皱眉望向了安迷修:

“安、迷、修,叫我名字。”


哦呀哦呀,这一幕真是太有趣了。正直的骑士长大人的有趣八卦,这情报可以让她得到不少的好处,没想到这被抓住了一次,回报会如此丰厚。凯莉转了转眼睛,看着安莉洁微微眯起了眼睛上前继续抓住了安迷修的手,安迷修则是略带着几分狼狈地又望向了他们的方向。


“你是在意他们么?那么就让他们先离开好了。”

不是吧。

一阵眩晕以后,凯莉瞪大了眼睛和金对望,两个人已经离开了神殿,出现了在一座离凯莉老巢不远的森林。

“……那个安莉洁,还真是敢做啊。”



评论(2)
热度(49)